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生态门户
首页 长江期刊 新闻动态 《长刊》动态 学术会议 论文推荐 视觉科研 专题介绍 国家战略发展区 长江流域湖泊 长江干流 流域生态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生态门户网站->长江流域湖泊->洪湖
 
湖北洪湖重现浪打浪 湿地生态系统恢复仍需5至10年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王功尚 通讯员高强

作为全国第七大淡水湖、湖北省最大湖泊,洪湖近几年,接连遭遇“水”与“火”的考验——

2008年,洪湖遭遇冰冻;2010年,洪湖遭遇1935年以来最大洪涝;去年,洪湖遭遇有历史记录以来最严重旱情,“浪打浪”成“泥滚泥”,水产养殖受灾严重,湿地生态受到破坏。

 

图为:投放鱼苗、种植水草图为:投放鱼苗、种植水草

图为:湖边渔民整理渔网图为:湖边渔民整理渔网

1年过去了,洪湖是否已经恢复元气?湖上渔民生活状态如何?近日,本报记者走访洪湖,探寻这些问题的答案。

接天莲叶相伴 映日荷花蹁跹

洪湖重现碧波万顷的湿地美景

荷花的故乡,候鸟的天堂。“人人都说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鱼米乡?”“洪湖水浪打浪”的旋律,让洪湖美名远播。

洪湖曾被世界环境基金会世界生命湖泊大会授予“生命湖泊最佳保护实践奖”。这里水草丰美,水草覆盖率曾占湖面80%左右,越冬的鸟类种群曾多达30余万只。

探访洪湖之前,萦绕在记者心头的,是隐隐的担忧和默默的期待。

担忧来自去年夏天的记忆,当时洪湖久旱无雨,湖面干涸见底,水产无水可取,鱼虾蟹大批死亡,淤泥发臭,水上交通中断,数十条渔船搁浅断裂。

默默期待的,则是在洪湖看见千顷碧波、万亩荷花、渔舟唱晚的美景。

7月19日,晴,有风。一大早,记者登上渔政执法大队的小艇,驶离码头,向着洪湖奔去。

渐往湖心深处,记者心头疑虑渐消。一路上,浪越来越大,太阳下满载水草的渔船、穿行莲叶间采摘莲子的小舟、跃出水面的鱼儿,已经看不到昔日大涝大旱留下的印迹。

渔政执法大队张队长说,今年春夏降水充足,湖面开阔,水面已恢复了正常水平。他说,现在湖区大部分水面在2至3米,深处超过4米。

离湖岸不远处,姓张的老师傅一支竹篙,撑着小船,在荷叶间来回穿梭。他采下数十个新鲜的野生莲蓬,一束荷花,送给记者一行。摘出两粒一尝,味道清甜,竟无苦味。

晨起抢打水草 午后船屋小憩

3000“游渔部落”重回传统生活

快艇在有风有浪的湖面上颠簸,20分钟后,来到了码头和茶坛岛之间的大湖区。

登上船屋时,60岁的王贵才走出门来,一边热情地打招呼,一边招呼客人喝茶。王贵才祖上是山东人,常年生活在山东微山湖区,1962年,年仅10岁的他随父亲迁至洪湖。

此后半个世纪,王贵才一家一直生活在洪湖上,湖上的风水日晒,炼成了他一身古铜色的皮肤。电视,手机,冰箱,厨房,卧室,这水上的船屋,已经很多年不曾开动。王贵才和他洪湖上的数万名邻居一样,都是水上人家。

门前湖面水质清澈,沉水植物和水草清晰可辨,一群白鹅在找吃食。王贵才的船屋头上挂着很多鱼干,洗菜盆里,有切好的新鲜藕带。王贵才说,儿女们已经成家自立,现在他和老伴儿打理着20亩水面,主要用来养螃蟹。

今年的气候如何?王贵才说,到目前为止,降水充足,螃蟹丰收在望,但持续降雨导致湖面水位急升,让渔民们很着急,如果水位超过需求,螃蟹就完了。

去年夏天,洪湖螺山镇渔民陈传发损失惨重,经历了2008年的冰冻灾害、2010年的洪灾之后,一场旱灾让他家8条渔船搁浅在湖中淤泥里,生活用水和物资难以为继,最后和家人上岸到安置点,靠政府提供的粮食和生活补贴费用,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今年,陈传发一家又过上了数十年来一贯的水上生活,他望着远处,说,希望今年风调雨顺,是个丰收好年景。

2011年,陈传发所在的螺山镇渔业新村遭遇“四年三灾”的沉重一击:全村养鱼、养蟹的500多万元投入基本绝收,全村上下欠了200多万元债务。当时,作为洪湖“游渔部落”的一部分,整个渔业新村的住户都面临去与留的艰难抉择,最后,也是在政府的救助下才挺过难关。

据统计,洪湖市有渔民近3000户、1.6万余人,去年旱灾严重时节,当地转移安置重灾渔民957户、3234人。如今,离船上岸安置的受灾渔民,已全部回到船上,过上了他们习惯的传统渔民生活,但回想起那段旱灾,他们依然心有余悸。

时近中午,日光炙烤,一早下湖作业的沈家洋依然未归。他的三个侄子打水草归来,正躺在凉爽的舱板上小憩。沈家洋的二侄子说,年景好,渔民做事身上都有劲儿。

表面虽已康复“内伤”尚未痊愈

湿地生态系统恢复需5到10年

看着眼前美丽的水乡景色,难以想象,去年夏天,整个大湖区是一片死鱼死虾死蟹遍地、淤泥发臭的“惨景”。这样惊人的巨变,真是在1年中发生的吗?

洪湖湿地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去年夏天,旱灾最严重时,原本50多万亩烟波浩渺的湖面只剩下7万亩,87%的水域变成了滩涂、绿地。因为正值鱼类繁殖期和夏候鸟迁徙期,浅水区的产卵港湾被破坏,水鸟栖息地环境恶化,渔业损失在90%以上。

今年的情况如何?洪湖湿地管理局工作人员称,目前水域面积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水草、水生动物以及湖区生活的鸟类恢复情况较好。

6月底至7月,荆州洪湖湿地管理局开展了增殖放流活动,向湖面投放了价值约50万元的鱼苗、螺蛳、水草等。

工作人员介绍,为了恢复生态,国家林业局在洪湖实施了保护与恢复示范、湿地生态补偿等项目,投资额达500多万元。国家农业部2011年在洪湖开展了增殖放流行动,种植水草5000亩,投放鱼苗2000多万尾,使洪湖渔业资源在较短时间内得到有效补充。

工作人员还称,为了使洪湖渔业资源尽快恢复到灾前水平,洪湖湿地局计划利用5年时间开展大规模增殖投放活动。今年的投放活动,是这个5年恢复计划的第2年。此外,当地还加强了禁渔区、禁渔期的管理。

惊人巨变已经发生,眼前美丽富饶的洪湖,是那个健康、美丽的“洪湖鱼米乡”吗?

洪湖湿地管理局工作人员坦承,洪湖目前的情况是“表面康复,‘内伤’未愈”。工作人员解释称,经过1年的努力,湖区的水草、荷花、水生动物、鸟类等生态系统中的主要部分恢复较快,但由于去年的大旱让湖区生态系统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完全恢复需要5到10年左右的时间。

声音

分段治水的隐忧

面对逐渐上涨的水位,渔民普遍担心,如果今年洪湖水位超过承受范围,可能导致渔民们再度蒙受巨大损失。

湖水太多,且洪湖连通长江,为何不放出一部分水进行调节呢?渔民们都说,洪湖下游出口连个电排闸都没有,无法自动合理调节水位。

洪湖湿地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现在的洪湖流域面临着分段治水的管理难题,除了湖面归湿地管理局管辖,上游来水区域主要归监利县管辖,下游排水通道在洪湖市境内,涉及到两县市9个乡镇共数十万人。

工作人员举例,当洪湖出现干旱需要上游补给来水时,上游的监利等地也面临着干旱问题,大量农田需要灌溉用水,各级政府为了保证农民的利益,只得关闸蓄水。这样会导致洪湖来水减少,且还需负担起下游及沿湖灌溉和生活用水,无疑会加重洪湖负担。

洪涝灾害时正好相反,湖里急需排水,上游农田灌溉渠也需要防洪,所以开闸往洪湖放水,加重洪湖内涝。而洪湖若想往长江排水,必须跟下游闸口所在地管理单位协调,需要过程及时间。

洪湖湿地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洪湖水位调节只是所有难题中的一个,打通障碍,加强整个流域的统一管理,在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实现统筹科学谋划,才能保证洪湖的“健康”,也为沿湖千万百姓造福。

 
特别声明:本网站的宗旨为“服务于科研与社会”,所转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果相关内容有侵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附件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武汉分馆《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编辑部
本平台由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武汉分馆 信息技术部设计制作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小洪山西25号 电话:027-87198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