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生态门户
首页 长江期刊 新闻动态 《长刊》动态 学术会议 论文推荐 视觉科研 专题介绍 国家战略发展区 长江流域湖泊 长江干流 流域生态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生态门户网站->长江流域湖泊->洞庭湖
 
长江江豚或15年内功能性灭绝 保护规划实施困难
 
江豚走向灭绝

  今年3月以来发生在长江流域的江豚群死现象,给鱼类多样性的保护敲响了警钟。不过,江豚保护区建设却迟迟难以推进,保护工作还受到地方利益侵扰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岳阳

  “110吗?这里江豚搁浅了,请尽快赶来救援!”

  4月23日7时许,长沙机务段的退休火车司机梁海山在湖南省岳阳市贮木场港水域发现了10多头江豚。从未见过江豚的梁海山以为江豚搁浅了,于是赶紧拨打“110”。岳阳县渔政局工作人员、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等20多人闻讯前来查看,发现这10多头江豚是在浅水湾觅食,并没有搁浅,众人虚惊一场。

  今年3月3日以来,东洞庭湖连续发现江豚群体死亡事件。从12头到6头,虽然官方和渔民在数量统计上有很大的差别,但江豚群死现象至今令人心惊。与此同时,江西鄱阳湖也传出了多头江豚死亡的信息。

  有专家预言,长江江豚将继白鳍豚后或在15年内功能性灭绝,几乎所有长江特有的迁徙鱼类都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其实我国早在2007年就已制定了生物物种资源保护规划,以应对生物物种消失的危机。但在现实中,一些地方生物物种保护规划的实施却遭遇了重重困难。

  江豚6年少了145头

  打开电脑,点击图片收藏夹,里面是一具具江豚尸体。

  “江豚有生命,也有尊严,作为一个在地球上生活了2500万年的‘原居民’,人类无权剥夺它的生命权。”在给记者翻看一张张图片时,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难掩内心的愤怒。

  江豚是生活在长江水域的独特水生物种。渔民中,素有“江豚拜风”的传统,江豚指示着水域天气情况,深为当地渔民喜爱。由于憨态可掬并数量稀少,江豚也被誉为“水中大熊猫”。

  4月14日,对洞庭湖江豚来说是一个黑色的星期六。当天中午14时许,有渔民给徐亚平打来电话,称洞庭渔都附近开餐饮船的陶九九在太平咀附近发现一头死亡江豚。两小时后,又有渔民报告,发现了一头死亡的雌性江豚。噩耗并没有中断,18时45分,另有渔民电话报警:太平咀有一头雄性死亡江豚……这是当天发现的第3头死亡江豚。

  “看着一条条逝去的生命,我的内心如针扎般的痛。”徐亚平说。

  将死亡江豚打捞上岸后,徐亚平将其一一拍照。

  为了查明江豚死亡原因,4月16日下午,岳阳市将3头江豚运至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武汉)进行解剖。

  17日上午,水生生物所对其中的两头死亡江豚进行了尸检、解剖。解剖报告认为,1头江豚左侧上方头骨有明显被锐器切割的痕迹,推测可能被螺旋桨击中导致死亡。另1头体表未发现明显外伤,肝脏、肺脏等主要内脏器官已腐烂,看不出明显的病理变化,死因暂时无法确定。

  “我们当时打捞上来的6头死亡江豚,表皮显示都很完整。为什么送检的一头江豚头部会出现锐器切割的痕迹,我至今没弄清楚。”当时在现场的岳阳市湿地环保促进会会长彭祥林回忆。

  “如果江豚是受外力伤害突然死亡,肠胃中至少会有小鱼,但送检的两头江豚肠胃却是空空的。”彭祥林向记者谈了他的看法。

  当地渔民向记者透露,此前的42天里,东洞庭湖水域已经接连发现12头江豚死亡。

  不过,渔民们统计江豚死亡12头的数据并没有被当地渔政部门认可。4月18日,当地官方称,经过核实江豚死亡数据为6头。因为岳阳市渔政管理站只收到了6具死亡江豚的尸体。

  “我不知道渔政部门为什么喜欢在死亡数据上做文章,至少4月14日发生的江豚群死现象毋庸置疑,长期下来,江豚势必灭种。”彭祥林对记者说。

  彭祥林的话并非危言耸听,根据2010年10月世界自然基金会和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对长江江豚数量的普查数据,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已少于大熊猫,仅存1000余头。在2007年白鳍豚功能性灭绝后,江豚已成为长江中最后一种水生哺乳动物。

  记者从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获悉,近几年来,洞庭湖江豚数量也一直处于锐减状态。

  “2006年9月测出存在的江豚为230头、2007年为180头、2009年为145头、2010年为114头、2011年为85头……”

  “6年间,洞庭湖江豚减少了145头,减掉今年死亡的数据,洞庭湖江豚剩下估计不足60头了。”知情人士给记者估算。

  “目前,几乎所有长江特有的迁徙鱼类都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中国项目主任解焱认为,江豚密集死亡敲响了长江水域物种灭绝的警钟。如果有关部门还不改进水域治理,长江所有特种鱼类都会很快消失。

  保护规划“纸上谈兵”

  长江干流曾是豚类最理想的栖息环境,但随着人类活动的扩展,近20年来长江江豚种群量快速衰减,已被《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列为濒危物种。目前,该种群数量仍以7.3%的速率减少,按照这样的速度,20年后,江豚将彻底从长江流域中消失。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科研部门监测研究表明,长江流域江豚数量1984年为2700头,2006年已锐减至1800头,目前不到1500头。

  如何拯救江豚这类濒临灭种的物种,其实我国早有规划,但在现实中,一些地方生物物种保护规划的实施却遭遇了人员紧张、经费短缺等重重困难。

  2007年10月24日,环境保护部联合生物物种资源保护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共同编制了《全国生物物种资源保护与利用规划纲要》,后经国务院同意下发。

  其中提到,我国处于濒危状态的水生野生动植物种类已由1988年的80个上升到目前的近500个,白鳍豚、白鲟、鲥鱼等珍稀物种濒临绝迹,或已难觅踪迹。要通过建立150个以上的省级以上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等措施,拯救濒危的鱼类资源。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认为,建立保护区保护江豚和长江野生动物,是最重要的保护手段。但现有的江豚保护力度显然不够。中国应该建立更多的江豚保护区,给江豚和水域中的其他物种一个相对安全的生活环境。

  然而,在现实中,一些省级以上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的建设规划多为“纸上谈兵”。

  以东洞庭湖江豚保护区的建设为例。今年2月14日,《湖南日报》发表文章《建在纸上的“江豚保护区”》。文章称,早在2001年,国家农业部就制定了《长江豚类保护行动计划》。目前,长江中下游已有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省建立了6个江豚自然保护区。2005年,农业部拨专款350万元给岳阳,筹建“岳阳东洞庭湖长江江豚市级自然保护区”。

  但被岳阳市畜牧水产局规划了7年的所谓市级“岳阳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只是停留在纸上。一无保护区域图,二无招牌,三无界碑,四无标志,五无标本。直到媒体曝光后,岳阳市畜牧水产局2月下旬才在北门渡口渔港码头和岳阳县鹿角镇鹿角码头分别立起了一块“岳阳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的界碑。

  “岳阳东洞庭湖江豚自然保护区”的建设缘何一直停留在纸上?4月23日下午,岳阳市畜牧水产局拒绝接受采访。

  而之前岳阳市渔政管理站相关负责人向媒体透露,岳阳市在1996年就曾下文建设保护区,但市一级的保护区建设必须得到省里审批通过。岳阳市相关部门从2000年开始申报,但因为国务院规定成立保护区,不能与其他保护区区域重叠,而整个洞庭湖已经是国家湿地保护区,因此湖南省一直没有批准。

  虽然岳阳官方至今没有对下一步如何拯救江豚作出明确表态,但作为民间江豚保护机构的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

  “我们准备向政府提议,将洞庭湖内的江豚迁移到市内的南湖进行专门性保护。”徐亚平对记者说。

  湖内资源成“摇钱树”

  洞庭湖位于湖南省北部,是中国第二大淡水湖。作为洞庭湖中最古老的水生生物之一,江豚是洞庭湖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重要指标。

  而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调查表明,繁忙航运、无序挖砂、非法渔业、水体污染等是威胁江豚生存的主要原因。

  “各方只知道向洞庭湖大肆索取资源,从没想到让洞庭湖休养生息。”彭祥林坦言,洞庭湖内的各种资源已经成了沿湖各方的“摇钱树”。

  “丝网竹竿遍地开花,沟壑矮围蜿蜒盘旋”,这是2010年2月法治周末记者徒步深入东洞庭湖华容段水域看到的真实一幕。当年,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向记者透露,东洞庭湖被非法圈占的水域中,各类矮围41处,圈占面积达12.61万亩。

  此事经本报披露后,由官方主导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推围拆网”洞庭保卫战开始打响。然而,时至今日,这类矮围丝网圈湖现象依旧存在。

  “这类矮围有时对江豚会带来致命的伤害,一些误入矮围捕食的江豚往往会有去无回。”渔民志愿者何大明对记者说。

  除此之外,洞庭湖砂石的过度开采也给江豚的生存环境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但砂石开采带来的巨额利润使得沿湖一些县市对此欲罢不能。

  媒体公开报道披露,岳阳县从2005年起出让砂石开采权,5年累计5128万元。汨罗市和岳阳县的开采权价值如今每年超过1亿元,其采砂石量可以想象。

  由于受利润的驱使,非法乱采超采现象开始在东洞庭湖中蔓延。过度采砂破坏了江豚栖息地,干扰了它们的正常生活,同时还破坏了湖床和湖中的生态链。

  4月23日,岳阳市水务局要求岳阳县、汨罗市等县市区,加强河道采砂管理,并在东洞庭湖暂停所有砂石开采工作,以减少对江豚生活的干扰。

  “限制采砂将会直接影响到沿湖各县市的财政收入,整治行动如何持续下去又是一大难题。”岳阳某政府官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民间拯救江豚行动倒逼政府作为

  6年间,140多头江豚因何而死?死后尸骨飘向了何方?无人过问。而今年6头死亡江豚的死因已有了初步结论,尸骨也得到了妥善处理。按照徐亚平的说法,江豚如今也算死得有尊严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岳阳

  “岳阳护水救江豚,好!从昨天起,岳阳开始了为期10天的东洞庭湖污染源拉网式排查行动。目前已全面停止了河道采砂权出让和采砂许可证发放工作;在东洞庭湖暂停所有砂石开采工作。”

  4月25日中午,徐亚平更新了自己的微博,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徐亚平是湖南日报社岳阳记者站站长,今年1月8日,他发起成立了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并担任协会会长。

  徐亚平向记者透露,针对近期江豚死亡数量较大的现象,岳阳市近日已连续5次召开市长专题紧急会议。

  “岳阳市成立了洞庭湖水环境和渔业资源保护综合治理集中行动领导小组,由岳阳市市长盛荣华任组长。”徐亚平对记者说,由市长亲自挂帅主抓江豚保护工作,这种高度重视的情况在岳阳史无前例。

  “江豚每年都有死亡事件,今年特别引人关注。”岳阳市民张清则认为,从江豚的死亡事件最终发酵为洞庭湖生态环保整治行动,这与民间行动的推动有着莫大关系。

  “以前就算发现江豚死亡了,也是无人过问。今年由于新成立的江豚保护协会设立了奖励机制,渔民们只要发现有江豚死亡,会马上通知江豚保护协会。”张清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从民间组织的积极推动,到最终形成官方和民间组织携手保护江豚的格局,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成立后的成效已初显。

  记者渔民相约保护江豚

  4月24日中午,刚刚巡湖回来的何大明提着一个大茶缸,风尘仆仆地赶到协会汇报当天巡湖的情况。

  “今天的风浪很大,整个巡湖过程中,没有发现江豚。”何大明对徐亚平说。

  何大明和徐亚平,同在洞庭湖边长大,正是源于对江豚的深情厚意,两人最终走到了一块,共同担起了护卫洞庭湖中“精灵”的重任。

  何大明,岳阳的一位普通渔民,以前靠捕鱼为生。在徐亚平眼里,何大明是“500万岳阳人中最爱江豚的人”,为此,徐亚平还在《人民日报》上写文章表扬他。

  “我在君山岛上搞过矮围,还搞过电打鱼。”对于自己曾经的过错,何大明丝毫不隐瞒。而就是这个曾经从事非法捕鱼的渔民日后成了保护江豚的中坚力量。

  其实,早在9年前,何大明救起两头受伤的江豚后,就与江豚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是2003年6月7日的夜晚,何大明驾船行至岳阳县六门闸时,发现数百米外的地方有两头江豚被渔网缠住正在水中扑腾。何大明立即将它们救起。4个月后,受伤江豚康复了,何大明才将它们放归长江。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何大明开始不断关注洞庭湖中江豚的生存状态。

  由于对洞庭湖的江豚有着比其他渔民更多的了解,此后中科院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简称WWF)的考察团队常常由何大明带路在洞庭湖考察江豚。

  当看到江豚生存环境日益堪忧时,何大明忧心忡忡。于是,他想成立一个民间组织来保护江豚,但没想到道路走得异常艰难。

  2011年4月18日,何大明召集37位渔民准备组织成立“东洞庭湖渔业资源自然保护协会”,随后,他向岳阳县渔政局申请挂靠,但未获同意。

  看着何大明想成立组织,又经常带着一些外国人(科考人员)在洞庭湖上转悠,岳阳县某部门甚至向岳阳市国家安全局举报,称何大明有“间谍”嫌疑。

  就在何大明感到协会成立无望时,徐亚平找到了何大明。

  “有一天路过何大明家时,看到他在窗户玻璃上贴着‘感谢所有关心母亲湖的人们’一行小字,我被他的良知所震撼。所以主动找到他一起商讨成立江豚保护协会的事宜。”徐亚平对记者说。

  协会成立一波三折

  作为一名党报的记者,徐亚平的参与给协会成立带来诸多的便利。在岳阳工作已近20年的徐亚平在岳阳党政部门有着广泛的人脉。但协会的成立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顺利。

  成立一个民间组织,必须要有一个主管挂靠单位。作为洞庭湖鱼类管理的行政单位是岳阳市畜牧水产局。为了寻求支持,徐亚平先后4次硬着头皮来到岳阳市畜牧水产局商谈协会挂靠事宜,但每次都无功而返。最后一次,激动的徐亚平还和该局一位副局长争执起来。

  最后,局长摊牌:“你一个处级干部不要搞这样的事。”一位副局长还说“江豚又不是你的”。

  “你们不同意,我就单干。”徐亚平气愤地说。

  “你单干就单干咯。”岳阳市畜牧水产局领导丝毫没有让步。

  在岳阳市畜牧水产局碰壁后,徐亚平又想到了自己的工作单位湖南日报社,在向报社领导汇报后,徐亚平的申请立即得到了报社领导的批准。但当徐亚平拿着报社的函件来到岳阳市民政局准备注册登记时,又被告知,必须要找岳阳市政府部门挂靠。

  “想来想去,我最终想到了科协,因为岳阳市科协有研究动植物自然科学的职能。”随后,徐亚平找到了主管科协的岳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严华。听完徐亚平的想法后,严华当即表示全力支持,并亲自给岳阳市科协主席打去电话。

  2012年1月8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成立,并发表了《中国长江江豚保护宣言》。同时协会确立了3大攻坚目标:尽快让江豚升格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让它成为湖南的“大熊猫”和岳阳的新名片;助推政府尽快建立东洞庭湖江豚保护区;探索实施江豚迁地岳阳南湖保护,让南湖成为世界瞩目的观豚旅游目的地。

  “洞庭湖中的江豚保护得好不好,本来与他(徐亚平)没多大关系。但看到他在成立大会上说到江豚时都流泪了,我们渔民感动不已。我们大家都愿意不计报酬跟他干。”回忆起协会成立大会时的情景,渔民老范记忆犹新。

  随即,老范也报名做了一名义务巡湖志愿者。如今,协会已经有50多名志愿者。

  协会成立后,平时并不喜欢参加会议的徐亚平开始积极参加各种会议,一有机会,他就向参加会议的领导宣讲他的江豚保护计划。岳阳市有些县市领导被徐亚平执著的精神所打动,答应全力支持他的江豚保护计划。

  从监督工作到携手保护

  “无经费、无工资、无保险。”这是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目前的真实工作状态。唯一令他们安心的是志愿者之间相互签订了一份《生死状》:哪名志愿者如在巡逻中出事,其他志愿者要倾力相助。

  14名志愿者组成的巡逻队每天轮班在洞庭湖面巡逻,并记录着江豚出没的地点和时间。

  志愿者徐典波对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工作状况总结为“四个唯一”:全国唯一专门保护江豚的民间环保组织;全国唯一全日制工作的环保组织;全国唯一全面推进江豚保护系统工程的环保组织;全国唯一没有获得任何机构和个人捐助、却在强力开展工作的环保组织。

  徐亚平说,他是在打一场江豚保卫战。协会想包揽下江豚保护的所有任务。巡逻,建立死亡档案,研究江豚救助和迁地保护,甚至包括渔民上岸服务部。

  在岳阳市最繁华的市中心,徐亚平买下一个LED宽频广告牌的时段,循环播放保护江豚的公益广告。一共投入了七块。按正常市场价,这七块广告牌花费需要上百万元。“我一分钱也拿不出来。”

  城管局长是他的朋友,他找了城管局长,和广告商说好话,先欠着,“这账我认”。

  他要在《湖南日报》做整版的江豚公益广告,彩色的,15.6万元,付不起。要求副总经理打折,给了五折,还是太贵。降到6万元,他依旧拿不出来。欠着。

  徐亚平说,目前协会欠了100多万元的债务。为了补贴巡逻船的油料费,几个志愿者合伙开了个小餐馆,用赚来的钱来买燃油。

  “目前的困难还不大,我们正在想办法解决。当务之急是想找大企业赞助一条巡逻艇,志愿者们天天开着敞篷小铁驳(船)巡逻,很危险。”徐亚平对记者说。

  “以前我们发现江豚死亡,给渔政站打电话,工作人员不会来。现在不一样了,接到我们的电话后,他们会马上赶到。”这是几个月来,何大明真切感受到了协会成立后带来的变化。

  此后,每次发现江豚搁浅事件,岳阳市民都会发现渔政工作人员的旁边有一群协会志愿者在帮忙。

  而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关注的江豚保护话题,日前也得到了岳阳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记者从岳阳市有关方面获悉,目前岳阳市已全面停止了河道采砂权出让和采砂许可证发放工作;并在东洞庭湖暂停所有砂石开采工作。同时专门组成了6个小组,逐一对工业园区和企业排查洞庭湖污染源,重点排查化工石化企业以及输送管线、码头和其他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相关企业。

  拯救江豚,岳阳在行动。虽然不会马上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有行动就有希望。

  6年间,140多头江豚因何而死?死后尸骨飘向了何方?无人过问。而今年6头死亡江豚的死因已有了初步结论,尸骨也得到了妥善处理。按照徐亚平的说法,江豚如今也像人一样,至少死得比以前有尊严了。

  来源:法治周末

 
特别声明:本网站的宗旨为“服务于科研与社会”,所转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如果相关内容有侵权,请告知我们,我们将立即删除,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附件
   

版权所有 © 2011 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武汉分馆《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编辑部
本平台由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武汉分馆 信息技术部设计制作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小洪山西25号 电话:027-87198181